當前位置 首頁 >> 履行職能 >> 建言獻策 >> 正文
在發達地區開展學制改革 職業教育到高考后分流
2018年3月15日
    

倪閩景

(全國政協委員、民進上海中央委員、上海市教委副主任)

  減輕學生過重的課業負擔,不是技術判斷的問題,而是價值判斷的問題。就像發燒只是病癥不是病一樣,學生課業負擔重也只是個表面現象,并不是一個真實的教育問題。

  課業負擔重的病因到底是什么?這是條原因鏈。本質起因是知識爆炸式增長帶來的學習內容快速增加,超越了人的學習速度;主要原因是優質教育資源相對有限;誘發原因是部分教師教學水平不高。針對這條病因鏈條,為學生減負開出“十味良藥”。

  首先是要持續不斷推進基礎教育優質均衡發展。高校永遠不可能均衡,但中小學可以,關鍵是當地政府部門愿不愿意真心推進教育均衡。如果一所小學或初中學校相對薄弱,教育部門可以把最好的校長派過去,給這所學校更多投入和關注,以此提升薄弱學校發展。

  要增加教師收入,提高教師素養。教學工作非常復雜、非常專業,不能一方面對教師提很高要求,另一方面又要教師講奉獻,給他們不高的待遇。在目前情況下,甚至可以出臺一些獨特辦法,比如教師工資收入免稅等舉措。

  在發達地區開展學制改革,逐漸取消中等職業教育,使十二年普通教育延續到高中畢業,職業教育到高考后分流。這個做法將大大緩解小學和初中階段學習的壓力。在不能全面減輕基礎教育階段學生課業負擔的情況下,從小學開始到高等教育,形成一個合理負擔梯度,到了高中和大學,特別是優秀的高中生和大學生的負擔應該很重,這是才情、責任與能力的體現。

  要“深化考試招生改革”,應該從重分數到重綜合素質,從重考試到重招生,從重選拔到重培養。復旦大學過去有相當一段時間采用“千分考”+面談的自主招生方法,實際上是非常公平和先進的,本質是設計了一種避免分分計較又公正公平的錄取模式。

  要改變學校課程結構,增加學生社會實踐時間;要樹立學習榜樣激勵學生;要完善對區域與學校的教育質量評價;要做好家庭教育;要發揮好校外教育的正能量;要充分考慮科技發展成果,變革教學方法和內容。

赛马会料